当前位置: 巧家新闻网  >> 民生  >> 社会民生 >>正文

云上道角

2019-06-18 21:40 编辑:姜连聪

 郑吉喜/文 毛利涛/图

巧家县东坪镇道角,一个四季云上的村庄,礼拜滇东北最高峰——大药山主峰轿顶山的脚步常从这里起航。陪同昭通日报社的几位老师采访,我来到了这个即将消失的(整村搬迁)村庄。


道角村地处东坪镇南部,距离镇政府25公里,国土面积21平方公里,最低海拔2100米,村委会驻地(羊棚)海拔2992.00米,最高海拔3939米,东邻小河镇山堡村,南靠药山镇大村,西邻大寨镇山店村,北邻东坪镇岳坪村。辖羊棚、白泥、白草、干沟、月亮田、道角、羊窝、岩脚、二坪9个村民小组。一个典型的高寒冷凉特困村。

从东坪集镇出发,沿途都是盘山路,山峦起伏的线条绵延直到视野的边际,云雾缭绕的山间就是天边。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高大的乔木逐渐变成了低矮的灌木,多为裸子植物,以松柏纲植物为主,夹杂大片的杜鹃,杜鹃花欲燃,映成满山红,今年的降雨量不足,杜鹃花开放的稀稀拉拉,但这并不重要,这群山连绵中雨后初晴的大片大片的绿就足够赏心悦目,车行山道移步换景目不暇接,特别是云霞流岚光影变幻更是令人流连。


云是山的“嫁衣”,古人常用“霏、岚、霭、烟”等充满诗意的辞藻来形容云霞,水汽氤氲的云随着微风变幻无端,再加上阳光或直射穿透、或斜照濡染,将白云染上了一道道绮彩,投射出斑驳光影随着微风移动,以工笔的手法将漫山的绿变得层次分明深浅有致,恰到好处的留白带来无限遐想的空间,童话故事里,山里面总是住着神仙。


半山腰,有几头牛在悠闲地啃着青草,其中有一头正扭转头凝视远方,不知道它是否在思考云在动还是山在动,还是在思考为什么耕地不再是它的主业……没听见牧童放歌,只有那孤零零的电线杆子在宣示着人群居住的轨迹。


山越来越高,村委会驻地到了,天已经响晴,被云霞擦亮的太阳光芒四射,以丝丝紫外线展示它的不可侵犯,照得没有及时戴上帽子、穿着长袖的我们有点手忙脚乱,高山草甸上,风却更强劲了,虽是盛夏,近3000米海拔的风依然带着凉意,这里已经没有了高大乔木,这里的一切都是低矮的,低矮的茅草屋、低矮的灌木和草皮、佝偻着腰的老人和劳动妇女、甚至吃草的牛羊都是低着头,我突然想起了“朔风摧劲草”的诗句来。风起云涌,来得有些突兀,报社的老师还没来得及支好摄像机,四野的云已经开始翻腾、聚合、奔涌而来,山林变得朦胧、草屋装点成了精舍,云霞踩在脚下,水汽蒸蔚发梢,清风飘逸衣袂,洗尽铅华,云上道角我似仙,顺着云雾奔涌的方向,我通过报社毛利涛老师无人机记录的画面,看见了大药山的真颜,遥想当年爬上峨眉金顶等云海佛光,不禁失笑不识药山真面目了。

正当我们为大好河山风云际会满怀豪情时,一个村民万分不解的嘀咕了一句“不晓得这些人高兴啥,好看能当饭吃么?”我不由一怔,是啊!好看不能当饭吃,道角村由户籍人口340户1142人到常住78户283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65户248人),正是“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自然选择。再过几个月,这78户人家也要搬离这里,道角村就成为了看风景的观光台?“不!道角村的明天不是这样,”村总支书记蒋瑞坚定地告诉我们,“道角村的村民虽然要搬走,但是道角村的明天将是一个生态重塑、产业重组、人口重构的过程,天将更蓝、山会更绿、产业更兴旺、群众收入更稳定。”面对我们的不解,这个自嘲为道角村“末代书记”的年轻人为我们娓娓道来。

从上世纪90年代,顿顿荞麦洋芋守着茅草破屋的日子已经满足不了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重岩叠嶂的大山阻挡不了村民们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挪出穷窝断穷根,外出打工见了世面的年轻人咬咬牙,拖家带口背井离乡,慢慢扎根于玉溪、景洪、勐腊等市县城镇乡村,道角村仅只是户籍地乃至祖居地,成为了一代人的乡愁寄托,大片土地撂荒,村庄更加破败和荒凉。

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启发,蒋瑞——这个大药山赐予他不服输的性格的年轻人,凭着在宣威、昆明和四川盐源等地打工时对中药材的了解,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种药。通过了云南白药集团、云南农业大学的专家的把脉问诊,作为云南白药成分的金铁锁和黄精两味中药材试种成功!打开了思维的阀门就等于找到了致富的钥匙,道角村的历史就注定被改写——撂荒的土地(林地)流转了,种药还是种草养畜各得其所,党委政府主导、合作社入股经营、群众搬进城镇、企业走进山乡,盘活了“三块地”(土地林地宅居地),解放了劳动力……说起这些,蒋瑞活像一个指点江山的将军,说完又自嘲地笑了,虽然群众搬出去我这个末代书记也该下岗了,但是想想明天的道角村,我这一班岗站得值。



离开道角,我们盘山而下直抵金沙江畔的老街村,回望道角的山在暮霭中变得黧黑,挥之不去的还是道角的云。




上一篇白鹤滩水电站巧家县移民工作专题会议召开